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ysreveal.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永州哪里的河沙便宜》最新章节。

欧阳锋道:“哦,这是为何?”

钱大宝再次磕头,求道:“我若说了,您可得饶命啊。”

欧阳锋道:“说。”

钱大宝不敢磨蹭,断断续续道:“有消息说,有消息说您死在中原了,所以”

欧阳锋和赵昶恍然,怪不得。

欧阳锋销声匿迹多年,最近一次正式露面是在大胜关英雄大会,想来,他重出江湖的消息还没传回西域,以至于正好碰上了蠢蠢欲动的西域门派。

接下来,赵昶详细问了问金蟾门包括门主在内的各种消息,等待欧阳锋发落这帮傻汉子。

欧阳锋瞅了一眼马车,沉声道:“今天是我欧阳锋回西域的日子,我不想见血光,所以我不杀你们,但是你们一个个给我听好喽,一字儿不差地给我传回去,告诉你们门主,只要凭真本事,改朝换代不是不可以,我欧阳锋在白驼山庄等他。”袖袍一甩,道:“滚吧。”

十人连连称是,来不及上马,拽着缰绳就跑了。

欧阳锋不满道:“都怪这帮蠢货,瞧瞧,太阳都下山了。”

赵昶道:“庄主,晚上寒凉,赶路不易,我记得前头有咱们自家的驿站,到那里休息一晚,明日就可入庄了。”

欧阳锋点点头,重新钻进马车。

赵昶扬鞭一抽,再次启程。

是夜,欧阳锋重回的消息传遍西域武林各门各派。

欧阳锋重新搂起“孙子”,叹道:“没个安生的日子,估计又有得闹。”转而问道:“刚才都听到了吧。”

杨过点头,笑道:“听到啦,爸爸,咱们挑了那个金蛤蟆去。”

龙只点了点头,戳了戳杨过的脑门儿。

欧阳锋道:“该戳,你才有多大的本事,动不动就挑了人家,孩子,记住啦,兔子不吃窝边草,自己人不打自己人,除非必要,我欧阳锋从不跟西域人作对。”顿了顿,接着道:“刚才我也跟你俩说过,咱们白驼山庄能够屹立多年不倒,不单单靠武功和财力,还要靠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心支持。一直以来,我白驼山庄都是西域商路上维护来往客商的保护人,在以前,似这等猖狂的打劫之事绝不会发生在官道上。就算有马贼,只要看到了我白驼山庄的亲兵也会绕着走,绝不会与我等冲突。”笑了笑,自豪道:“我欧阳锋的名头只在武林中恶,在其他的方面,呵呵,那可都是好名声。”

杨过心中一动,突然问道:“龙哥哥,爸爸在其地方有名声吗?”

龙摇头道:“没有,所有人只知道他是一个十恶不赦为了武功可以不择手段的大坏蛋。”

欧阳锋一口气噎在胸口,看着狼狈为奸,一唱一和的师兄弟,胸口起伏说不出话来。

杨过忍不住哈哈大笑。

欧阳锋一把逮住杨过,狠狠掐了他两下。

杨过捂着脸颊,埋怨道:“爸爸,你厚此薄彼啊,龙哥哥也说了,你怎么不敢动手。”

欧阳锋撇撇嘴道:“你有他那张脸吗?要不是你个臭小子乱问,他怎么会实话实说,都赖你。”

马车里欢声笑语,赵昶在外头听着也高兴,马鞭连连抽响,一路驰骋,在彻底天黑之前到达了驿站。

马车还没停稳,欧阳锋、龙和杨过忽听外头有人大喊:“庄主,庄主,您可回来啦。哎呦,哎呦。”

又听赵昶急道:“爹,你小心点儿。庄主好着呢。”紧接着又听赵昶喊道:“爹,轻功,轻功啊。”

杨过在车里头噗嗤一乐,赞道:“爸爸,我信了,我信你在别的方面名声好啦,这么多年没回家,还有人忠心耿耿惦记着,一般人可做不来。”

欧阳锋昂首道:“那是。”整顿整顿衣襟,拍拍袖子,顺手捋了捋头发,清了清嗓子后,撩开车帘出去了。

杨过和龙相视一笑,也跟着下了马车。

此时,欧阳锋正扶着一个泪流满面的白袍老者,安慰道:“好啦,好啦,这么大年纪了,有什么好哭的,这不是回来了吗?”

老者名叫赵海林,是赵昶的父亲,如今白驼山庄正式的大管家。他是年轻时跟着欧阳锋的,现在有七十多岁了。与欧阳锋、赵昶一样,作为西域人,赵海林身材也很高大。只见他发须皆白,高鼻深目,却红光满面,脸上也没什么皱纹,身子也不佝偻,依旧挺拔,看得出功夫应该是不弱的。

自从欧阳锋为了《九阴真经》赶赴中原,林林总总算下来,已经有十几年没回过白驼山庄了。这些年来,有关欧阳锋或死、或疯、或退隐的消息满天飞,令赵海林心里头担忧不已,生怕有生之年再也见不到庄主一面,那是死了也不能瞑目啊。现在好了,庄主活生生回来了,风采依旧不减当年,赵海林哪能不激动呢。

赵海林哑着嗓子道:“庄主啊,我可把您盼回来啦。我就知道您武功高强,定然不会有事,都是那帮混账东西乱传的。”说着,热泪继续喷涌,没有止住的势头。

欧阳锋是既感动又无奈,看向赵昶求助。

赵昶上前将自己的爹扶住,劝慰道:“爹,庄主好好的,哭什么,该笑才是,您啊,先看看庄主身后,信里头不是说了吗?大公子和少庄主也一起回来的。”

赵海林颤抖着点点头,手掌抹了抹泪水满盈的眼睛,这才抬起头来,向欧阳锋身后看去,这一下不得了,愣在了当场,一动不动,一

言不发。

赵昶暗暗好笑:“果然是这样,大公子的威力太强,谁能招架得住啊。”为了不让亲爹失了该有的规矩,使劲儿晃了晃赵海林的身子,笑道:“爹,爹,回神啦。”

赵海林怔怔看向儿子,嘴巴微张,手指不由地向前指着,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赵昶点头。

赵海林倒吸一口气,抢上几步跪地行礼,高呼:“属下见过大公子,少庄主。”

龙点点头。

杨过笑道:“老人家无须多礼。”说着,伸臂将人扶起,他见到赵海林对欧阳锋忠心,心中也十分感动,对这位老管家的印象很好。

站起身后,赵海林呆呆看着龙和杨过,只见白衣少年俊美无双,不似真人,面无血色,犹若霜雪,气质冷然,凛然,令人不敢直视,旁边的蓝衫少年眉清目秀,英气勃勃,此时笑容满面,热情洋溢,给人温暖之感,这一白一蓝,一冷一热的两人站在一块儿,竟说不出来的和谐,好看,让人从心里头喜欢。赵海林看痴了,原本准备好的赞美话忘了个一干二净,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欧阳锋见状,心中满是自豪、骄傲,也走了过来,将在马车上探头探脑,迟迟不跳下的小豹子拽进怀里,轻轻安抚着,笑道:“老赵啊,你看,我挑的人还过得去吧。”故意说些谦虚的话,实则在心里头不住佩服自己的眼光独到。

第一时间更新《永州哪里的河沙便宜》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蓟怎么读拼音是什么字

舞妆

网游之红颜江湖

雾凌峰

欲踏轮回

跳动的头像

拜清樽

如风似光

魂灵圣石

王家书法

皇后何价

风染霜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