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ysreveal.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大牌总裁爱撒娇》最新章节。

杨过脱口道:“我哪敢?”,语气执拗,眉目间透着几分邪性,显然是在发脾气了。

龙不以为意,淡淡道:“过儿,你还没开始练功,有些事情没有亲身体会,我即便说了其中厉害,你也不见得相信,所以你怨我,我不怪你,来日方长,你以后就能明白我为什么这样讲了。现在,我只问你,你还认我当师父吗?”

杨过道:“认。”下巴一转躲开龙的手掌,身体却绷紧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龙道:“那好,跟我来,先把身上的衣服换了,我再带你去练功。”取了一根蜡烛拿在手里,先走一步,完全没将杨过不恭敬行为当成个事情看待。

杨过没等来料想中的毒打,只觉得新鲜。师长如父,对师父不敬是大大的过错。杨过在重阳宫中就因为这个多受辱骂欺凌,印象深刻。他松了口气,心道:“这人跟外面的人当真不同,自己总是猜不着他要干什么。”不过这样也好,既然人家不在乎,他也不会上赶着去讨打。

自从到了古墓,杨过早就将身上原来的道袍扯烂,扔了出去。他现在身上穿的是龙的旧衣,一尘不染的白袍。杨过不是没过过苦日子,因此并不介意自己穿别人穿过的衣服,反而因为有衣服穿而心满意足。

杨过追在龙的身后,借着微弱的烛光,拉扯着身上的衣服查看。除了袖口,衣摆处有一些污渍外,杨过并没有发现其他脏的地方。

他自幼孤苦,常年流离,吃饱穿暖的日子不多。尤其在当乞丐的那几年,根本不知道照顾自己,身上总是脏兮兮的,什么脏乱的地方都走过、睡过。因此,在杨过的眼里,这件衣服只脏了这几处地方分明跟新的一样,实在不明白龙要他换衣服的用意为何。杨过看了看前头雪白的背影,心想:“这位龙哥哥八成是喜欢干净成了病吧,事儿真多。”

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杨过怕龙反悔不当他的师父,不教功夫,再不敢在明面上违背龙的吩咐,只好人家说什么就做什么,老老实实跟着龙,头一次进入了龙的房间。

屋里陈设简单,一桌、两椅摆放在中间,靠墙的地方有一张通透的玉床,角落里有三个箱子并排陈列。

杨过才迈进一步,登时觉得寒气扑面,打了个哆嗦,不敢相信这是人住的地方。

龙将蜡烛安放在桌上,指着寒气的来源—寒玉床,讲道:“过儿,这是寒玉床,是祖师婆婆从极北苦寒之地数百仞坚冰之下挖出上古寒玉制成,冰冷无比,在这床上修习内功一年可顶得上旁人十年,乃是练功的良助,难得的至宝,等一会儿我就将内功心法传你,教你如何借助寒玉床练功。”

杨过小心翼翼来到寒玉床边,果然感到寒意逼人,冰冷刺骨,好奇得不得了,有许多问题想要询问。然而,他刚刚才在龙面前发过脾气,这时候竟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开口了,只好别别扭扭在床边晃悠,对着寒气纠结不已。

龙生性冰冷淡漠,不为外事萦绕心头。虽然因为杨过是个孩子,又因知晓杨过过往而对他多有怜悯,但是本性难改,所以对杨过种种情绪变化感知并不明显,给杨过解释了寒玉床的功效之后就不再多说,走到角落里拉出一个木箱,将里面比较厚重的衣服找出来递给杨过,要他换上以抵挡寒玉的寒气。

杨过抱着衣服,迟迟不动作。

龙道:“过儿,这些衣服都是洗干净了的,不脏,你安心换上就是,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也得忍忍,我现在找不到合适的新衣服给你。”

杨过听龙会错了意,赶忙解释道:“龙哥哥,我不是不喜欢这些衣服,也不是嫌脏,只要有衣服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

龙问道:“只是什么?”

杨过脸一红,请求道:“龙哥哥,你能背过去吗?有你看着,我不自在。”

龙点头,背过身去。

杨过不放心,又道:“龙哥哥,你别回头啊。”

龙道:“好,我不回头,你换好的时候再叫我。”走到了外面。

杨过搂着衣服探了探头,确定龙看不到自己,用上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手忙脚乱开始换衣服,一边蹬着腿,一边警惕着外头,生怕龙走进来看到他赤身裸体。若是在以前,杨过光着身子也是敢乱跑的,可不知怎么的,在龙的面前,他就是不敢放肆。

终于将衣服换好了,杨过深深呼出一口气,放下了悬着的心。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光着屁股在河里洗澡的样子,只觉得臊得慌,面皮发烧,后悔当年自己怎么那么不知羞耻,心道:“幸亏,龙哥哥不知道,否则自己还不如找条地缝钻进去。”下定决心一定不让龙看到自己的粗鲁模样。打定了主意,杨过心中稍安,又因为刚才几句对话,他知道龙对自己的不敬行为并不在意,思虑尽消,之前的别扭也没了,放心唤道:“龙哥哥,我穿好了,你进来吧。”

接下来,龙先教了杨过内功口诀,指点了他人体经脉走向,带着他在寒玉床上练习了一个时辰。

龙道:“过儿,咱们去吃饭了。”

杨过睁开眼睛,动了动胳膊腿儿,跳下寒玉床,问道:“龙哥哥,咱们吃什么?还是喝玉蜂浆吗?”

龙道:“是啊,还是玉蜂浆。”

杨过闻言面露苦相,问道:“龙哥哥,除了玉蜂浆之外没有其他的食物吗?”揉了揉自己瘪下去的肚皮,“我喝不饱。”

龙恍然道:“原来是这样,过儿,你别担心,咱们不是只吃玉蜂浆,只是米、面恰好吃完了,孙婆婆死后还没来得及买,外面又下了雪,不能下山,只能先吃玉蜂浆。”又补充道:“你放心,我不会饿着你的。”

杨过听龙这样讲,心里又觉温暖,挠挠脸颊,趁机道歉:“龙哥哥,你待我真好,我刚才不该跟你发脾气,对不住。”

龙道:“我说过了,你不懂所以会怨我,等你明白了自然就不会怨我,没什么可道歉的。好啦,去吃饭吧。”

午间,杨过又喝了一肚子甜水,愁眉苦脸。

龙道:“过儿,你去睡觉吧,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

杨过差点儿被龙逗笑了,抬头看到龙一本正经的脸才知道他并没有说笑,心里头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情绪,有气无力地站了起来,问道:“龙哥哥,那你呢?你也睡觉去吗?”他自己还是不太敢一个人在石室里待着,想拉着龙一起。

龙道:“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你等着吧。”

杨过将龙送到了墓口,看着那道白色身影融合在漫天大雪里。

外头是银白一片,鸟飞绝,人踪灭,墓里头是黑漆一片,阴森森,冷嗖嗖。杨过贴着冰凉的墓道向里面走了几步,忽而停步不前,转身又跑到了墓口,寻了个勉强能避风遮寒的光亮处蹲坐、蜷缩,秀气、有神的眼睛望着外面。龙没交待去哪里,杨过没来得及询问因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但是,他一想到要自己独自待在古墓里,心里就发毛,所以他宁可在外冻着,没头没脑地等着龙回来。

日影西斜,光亮渐暗,临近傍晚了。

杨过双手抱膝,冻得难受,脖子紧紧缩进衣领里,咬着牙道:“怎么还不回来呀,要冻死了。”就在快要忍受不住,想“打道回府”的时候,杨过双手一拍,后悔道:“哎呀,我会功夫的,这么冷的地方跟寒玉床有什么分别,练功御寒就是了,我真是笨死了。”搓搓手掌,摆好盘膝的姿势,默念口诀修习内功。

古墓武功为林朝英独创,与他派功夫极为不同,走得本就是进境快速的路子,越练越快,再有奇物寒玉床相助,进展迅速是应该的。同时,杨过资质甚高,为人聪明,虽然年纪还小,但在武功上有自己独到的心得、体会,加之,以前他受过欧阳锋教导,修习过白驼山庄传奇内功,内功底子比一般人要好得多,如今,他有了正式、系统的功法学习,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成效便不足为奇,只是他自己不自知罢了。

天降瑞雪,造就冰寒之境,万物俱寂,生成静之意境,风吹发声,撩拨动之力量,天时正好合乎古墓武功要旨。杨过运功调息,内力在体内游走的感觉让他很舒服,不禁沉浸其中,头顶百会穴处冒出丝丝白气,他的脸上也挂上了薄汗。

不一会儿后,杨过果然不觉得冷了,心中奇道:“龙哥哥的功夫真是高妙,前前后后才练了一个多时辰,就有这么大的用处了。”对以后的生活和自己的武功有了极大的期许。

杨过只觉得全身暖呼呼的,吐出一口热气,兴奋地蹦跳了起来,迎风而立,仰望高空,豪气顿生,忍不住长啸一声,震起不远处林中无数鸟儿扑棱棱飞上天。杨过哈哈笑了起来,从没有这么开心过,撒腿冲进了纯白的雪地里,留下一串串脚印,跌下了就打个滚,滚够了就站起来接着跑。

杨过仰面躺在雪地里,伸出手掌迎接掉落的雪花。冰晶在手里融化,初时寒冷而后温暖,顺着指缝流下,在地面上留下小小的原形坑洞。手握白雪的感觉就像是握住了龙的手,很奇妙。杨过很喜欢这个游戏,一次次重复着,眼前一次次晃过龙好看的脸,心里头盼着龙赶紧回来。

天色又暗了一些。

杨过从地上爬起来,抖落沾染的白雪,身子已经不如刚才那般暖了,打算回到墓口再次运功。就在这时,杨过听到干枯的荆棘林外有脚步声,心中一喜,以为是龙回来了,赶紧奔了过去,喊道:“龙哥哥,是你吗?”,瞧清了来人的面目不禁大失所望,怒目相对,没有好脸色,冷冷问道:“你来干什么?”

甄志丙没想到会有人冷不丁窜出来,也吓了一跳,看清来人是杨过后才放下了心中戒备。他将身后的竹篮提到前面,对杨过道:“我奉师命前来给你们送些米面,杨过,拿着吧。”语气不冷不淡。杨过叛教离去,乃是他重阳宫一大耻辱。甄志丙刚正,循规蹈矩,恪守礼法,因此对这个不尊敬师长的顽劣小子也摆不出太好的脸色,只想赶紧结束差事。

杨过对甄志丙没什么大的敌意,不过,他只要看到那身道袍就会想起自己曾经受苦受难的日子,就会想起孙婆婆命丧恶道之手,神色更加不善,变得狠厉,道:“臭道士,这些小恩小惠留给别人吧,你们杀了孙婆婆,跟我们古墓派是仇人,我跟龙哥哥就算饿死了也不要你们的东西,赶紧滚吧。”双手抱胸,扭头看向一旁,傲慢无礼。

甄志丙受辱,怒火中烧,但他还记得自己所来为何,自持身份不与杨过计较,沉声道:“杨过,大雪封山,下山无路,我劝你还是将这些东西留下吧。”

杨过看向甄志丙,怀疑他所言真假,思及重阳宫中弟子平日里如何赞赏甄志丙为人,相信了甄志丙没有说谎,并非故意恐吓,心道:“这雪还指不定什么时候停下,山路被堵,古墓中粮食短缺,短时间内是不能购买了,难道要一直喝玉蜂浆吗?一天两天还好,四五天后怕是要手脚无力了吧,如果赶上倒霉,雪下个不停,一直下山无路,自己和龙哥哥岂不是要被饿死?大丈夫能屈能伸,要不就收下?”手指动了动,想要伸出,恰好一片雪花飘落,掠过杨过的指尖,带给他一点冰凉。

杨过心中一横,决心不吃嗟来之食,改变了主意,冷硬道:“臭道士,我龙哥哥武功高强,自有下山之法,用不着你们多管闲事,你还是留着这些东西喂自己吧,快走,快走。”摆手驱赶,自己转进了荆棘林进入古墓范围,懒得跟甄志丙多说话。

杨过动作细微,前后变化却也没逃过甄志丙的眼睛。甄志丙也是没有想到杨过心性竟然如此刚烈,宁可挨饿也不接受他们的好意,对他有几分高看,心想,若非赵志敬为人不善,对他多有打骂,凭着这份傲气和心性,杨过估计也是能在重阳宫中有一番作为的。不过•••,刚才杨过离去时的眼神太过邪性,让甄志丙感觉不好,这几分高看也转瞬即消了。

甄志丙受到杨过冷遇,心中亦有不快,可是师父的交待不得不做,犹豫片刻后将竹篮放在地上,扬长而去。

杨过一直躲在荆棘林后,他听对面脚步声渐渐远去,料想甄志丙已经离开,又绕出了林子,走到竹篮跟前。杨过掀开竹篮上的白布,见里面米和面各有一包,摆放整齐,拿不定主意。

与此同时,龙已经回到了墓口,手中提着米、面和一些绿色青菜。

午时,龙看杨过喝玉蜂浆喝得痛苦,决定提前下山购买吃食。虽然大雪封山,山路不通,但是龙凭着轻功,来来回回不在话下,只是有些劳累。

龙将东西放好却一直没等来杨过,心道:“难道真的听话去睡觉了?”,前去石室查看,结果扑了个空,又想,或许杨过觉得无聊去跟孙婆婆聊天了,又转向墓室,结果又扑了个空。墓道纵横交错,复杂难辨,机关众多,杨过被困其中也是有可能的。

第一时间更新《大牌总裁爱撒娇》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晚晴

此刻的心情美美哒句子

文若不成

韩剧难为情结局

青田先生

我的徒弟超级苟

雪颖碟依

和颜悦色造句和意思

五块钱

位面领主种田养尸

最爱吃空气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