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sysreveal.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我夺舍了佐助》最新章节。

“对不起!”哈利问,“有什么稀奇的?”

奥利万德斯紧紧地以一种朦胧的目光盯着哈利。

“我记得我所卖过每一根魔杖,波特先生。

真是太巧了,在你手中这根魔杖中所使用的凤凰羽毛和另一根中所使用的羽毛来自同一只凤凰。

仅仅那一根而已,太神奇了,也许当他的兄弟伤了你,给你留下了这块疤痕时,这根手杖就注定了要为你所使用了。”

哈利不禁吞了吞口水。

“是的,十三英寸半。这些事发生得多么神奇啊,这根手杖选择了你,记得。

我想我们应该期盼着什么重大的事情会发生在你身上,波特先生,毕竟,那个不知名的家伙干了许多大事——可怕但是确实伟大。”

哈利在颤抖,他不确信他是否喜欢这个奥利万德斯先生。

他为这根魔杖付了7个帆船币,奥利万德斯鞠躬送他们离开了他的店。

当然,哈利没有忘记帮吴墨也买了一根魔杖。

吴墨对这种东西显然没多大兴趣,他施展技能是不需要魔杖的,这个也就是应付一下霍格瓦彻魔法学院的规定而已。

那天下午,太阳低低地挂在天空。

吴墨、哈利和哈格力开始往戴阿宫道赶回去,通过那道墙,以及已经空了的“漏锅酒吧”。

一路过来,哈利没有说一句话,他甚至没注意到在地下有多少人注视着他们,心情十分沉重地带着他们奇形怪状的包裹以及一只熟睡着的雪白猫头鹰,登上升降梯,很快就到了帕汀顿火车站,哈格力拍他的肩膀时,哈利才意识到他们现在在哪。

“火车离开之前我们还有时间吃点东西。”哈格力说道。

他给哈利买了一个汉堡包,然后就坐在塑料椅上吃了起来,哈利不停地向四处望,周围的每一件东西看上去都很奇怪。

“你还好吧,哈利!你很安静哎!”哈格力问道。

哈利不确信他能解释这种感觉。

他刚刚得到了他这一生中最好的生日礼物——但是,他嚼着汉堡包,想找出一些恰当的话语。

“每个人都以为我很特殊,”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漏锅酒吧’里的所有人,屈拉教授,还有奥利万德斯先生……但是我根本一点也不懂魔法,他们怎么能期待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呢?

我很出名,但是我根本不知因为什么而出名,我根本不知道,哈格力……我是说,我父母死的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哈格力斜靠在桌子上,在那杂乱而浓密的胡须和眉毛之后依旧是一副善意的笑容。

“不必担心,哈利,你会学得非常快的,每个人在霍格瓦彻都是从头开始的。

你将会做得很好,只要做回你自己就行了。

我知道这很困难,你已经一个人在外很久了,但在霍格瓦彻会度过一段非常难忘的时光,我过去在那里很开心,现在也很开心,这些都是事实。”

哈格力把哈利送上了将载他回杜斯利家的火车,又递给他一个信封。

“这是你和小龙去霍格瓦彻的车票,”他说,“九月一日——国王大道——全写在你们的火车票上了。如果在杜斯利家遇到任何问题,就让你的猫头鹰给我送个信,它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我,再见了,哈利。”

火车缓缓地驶出了车站,哈利,想一直注视着哈格力,直到看不见为止。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把鼻子紧紧压在玻璃窗上,但是一眨眼的功夫,哈格力已经消失了。

哈利在杜斯利家的最后一个月并不有趣。

的确,达德里因害怕哈利,现在甚至不敢与他同处一室了,而帕尤尼亚姨妈和维能姨丈也不再把哈利锁在壁橱里了,他们也没有强迫哈利干活或者对他呼呼喝喝的。

——其实,他们压根儿就没再跟他说过话。

他们对哈利是既愤慨又恐惧,因而不得不对他视而不见。

尽管这种待遇与之前相比已是大有改善,但过不多久就已经显得十分沉闷了。

第一时间更新《我夺舍了佐助》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落水为妃

名品企鹅

后中年时代

张琅才尽

厚黑随笔

上和下睦

妖二代的迷糊娘亲

四小郎中

帝武丹尊

马小禾

傅少你老婆又预知了

傲视苍龙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